您的位置 首页 比特币价格

对话Dragonfly合伙人:大多数DAO既没有去中心化也不自治

Dragonfly Capital 是一家拥有超过 20 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的加密资产投资公司,其管理合伙人 …

Dragonfly Capital 是一家拥有超过 20 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的加密资产投资公司,其管理合伙人 Haseeb 身兼数职,包括投资者、创始人、软件工程师,甚至是职业扑克玩家。近日,斯坦福大学加密团体 Crypto@Stanford 对 Dragonfly Capital 管理合伙人 Haseeb 进行专访,并分享了对投资、DAO 的现状以及所谓的「海盗创始人」的看法。C@S: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加密世界感兴趣的?你还记得是谁介绍加密货币给你的吗Haseeb:很多扑克玩家很早就开始接触加密货币。在「黑色星期五」之后,许多海外扑克网站被关闭,在线扑克游戏只能迁移到无需以美元结算的网站。因此,许多玩家不得不接受比特币。这就是很多扑克玩家在 2013 年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的方式。我很早就知道比特币,但并没有真正了解它,当时我认为这只是人们在无法使用美元时偿还债务的一种方式。我第一次使用比特币是在 2015 年使用比特币购买莫达非尼(一种提升精神集中度的药物)。
C@S:当年那些莫达非尼现在值多少钱?Haseeb:很多,这是我个人的比特币披萨。我第一次真正地购买比特币是在唐纳德-特朗普当选后。实际上,特朗普可能是我深入研究加密技术的催化剂。因为当特朗普当选时,我认为:「你怎么认为整个世界会崩溃?你怎么打赌事情真的会出错?」真正让我更深入地理解加密货币的是以太坊。2017 年以太坊开始暴涨时,我是 Airbnb 的一名软件工程师,负责处理支付欺诈问题。当时 Airbnb 向全球约 60 多个国家的人们提供收付款服务。作为 Airbnb 用户,当你刷信用卡时会有这样的体验,「我用信用卡付钱时,整个金融网络都知道了。」实际上,全球支付系统没有处理支付的后端。全世界有许多不同的支付系统,其中大多数不能相互通信,所有这些系统都是 50 或 60 年前建造的。这些支付后端无法满足全球化、实时化和 24 小时在线的数字世界时,我意识到,「我们应该为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建立一个新的系统”。我认为这个新的系统应该就是加密货币。通过对点对点系统、密码学、分布式系统、货币政策以及程序化方式的了解,你今天会如何构建金融系统?所有这些不同的想法被重新混合到加密货币中,我明白了,我们在 2080 年的货币方式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在 1980 年的货币方式。这是不可能的。而我们今天赚钱的方式就是我们在 1980 年的方式。所以,这使我相信,加密货币将改变世界。
C@S: Brian Armstrong 开始也在 Airbnb 的支付团队工作吧?Haseeb:是的,我曾与他在同一个团队工作。几年后,我发现 Brian 一些关于区块链的代码,与 Airbnb 的工程标准完全不同。
C@S: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关于加密和 Web3 的观点有何变化?Haseeb:我最初认为比特币会变为零,而以太坊会胜出,因为比特币并没有真正做很多事情,而且很多持有者是比特币极端主义者。以太坊非常友好,它面向开发者,做了比特币可以做的,甚至比其更多的事情。所以最初我是以开发者优先的心态看待加密世界的。但是,后来我对比特币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就改变了这种观点。还有很多令我改变观点的事件,例如,最初我认为对加密企业区块链有无限拓展性,但现在我认为企业区块链仍是 BS 架构。最初我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态度非常看好,但现在我非常看空它们,同样现在我非常看空公司 Token(例如 Libra)。不过,最近变化最大的一个观点应该是 NFT。2020 年底 NFT 赛道起飞时,我坚信这是泡沫。可能是在去年夏天我改变了主意,开始意识到 NFT 会生存下来,但仍然认为 NFT 市场存在很多周期性和泡沫。
C@S:你自称利他主义者,这些信念如何与 Web3 信念相互支持和交融?Haseeb:我想说这些信念并没有太多的重迭,因为我不认为 Web3 是一种道德活动,更像是一种必然性,而不是一种道德困境。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,我认为 Web3 对世界没有太多明显的好处。就像你看待社交媒体的方式,「这对世界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?」我认为社交媒体对世界有益,许多人不同意这一点。但如果你正在关注社交媒体的出现,不管你相信它是好是坏都会到来。社会权力的结构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,这就是我看待 Web3 的一种方式。C@S:你能告诉我们是如何成为风险投资家的吗?Haseeb:这是我生活中反复出现的情形,我最终都会陷入意料之外的生活。我从小就不想成为一名扑克玩家,但最终陷入了其中并变得非常擅长玩扑克。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投资上,2017 年末到 2018 年初我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,工作方向是构建 Stablecoin。后来我被介绍给 AngelList 的联合创始人 Naval Ravikant,他也是加密领域最早的基金 MetaStable Capital 创始人。他怂恿我进入投资行业,「我认为你应该放弃目前的创业,专心做投资方面的工作。投资方面更有趣,可以看到整个空间中发生的一切,你必须预测未来,这更像是一个智力挑战,而且投资是观察加密行业发展的最佳场所。」我对他的提议第一反应是我对投资一无所知。而他说,一名优秀的投资者需要的就是判断力,每件事都要作出正确的决定。其他比如学习交易的结构,如何推销企业家,他都可以教给我。因此,我离开了创业公司并来到了 MetaStable,这就是我开始投资加密货币的过程。我记得加入基金的第一周,我买了《傻瓜对冲基金》这本书并从头到尾读了一遍。Naval 的见解绝对正确,投资困难的部分是学习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。如果你有这个本领,所有其他东西都可以在工作中学到。
C@S:你在投资时会考察对方哪些具体的点?Haseeb:这个取决于对方处于的阶段。如果我们正在寻找种子阶段的初创公司,那么更多的是看团队和洞察力。一般来说,投资人看三个核心:团队、产品、市场。我认为,当你处于种子阶段时,我们寻找的是团队和洞察力。洞察力有点像产品的开始。因此,如果你有洞察力,你就会对想要解决的新领域或新业务有一些独特的看法。对我来说这是想要寻找的种子项目。进入后期阶段就需要更多的迹象来证明这件事确实有效。我认为在加密领域通常还有两种非常成功的创始人。一种是传统类型的创始人,也就是 YC 类型。他们聪明、精力旺盛,通常在知名的科技公司工作,在大学的休息日参加黑客马拉松,并对一些项目进行黑客攻击,可能在 15 岁时就创办了一家公司。另一种我称之为「海盗型创始人」。海盗创始人永远不会投资除了加密货币其他行业。这些创始人往往很奇怪,也很不讨人喜欢。他们经常不出门,只生活在 Twitter 上,而且喜欢使用假名。他们对加密世界非常着迷并且有非常独特的意见。虽然很难与人相处。但他们真的非常擅长做加密这件事。
C@S:你能举一个海盗型创始人的例子吗?Haseeb:我想说的一个例子是 Vitalik,他在创立以太坊时基本上是不投资的。他在大学时期辍学,痴迷于在区块链上创建安全虚拟机。还有许多类似的创始人,现在也非常成功。比如 Uniswap 的 Hayden 和 1Inch 那群人也是这个类型。我们倾向于支持这种类型的创始人,因为早期的团队真的很重要。
C@S:你认为 IC0/DAO 融资模式是否改变了 Web3 VC 的运作方式?Haseeb:老实说并没有太多不同。我们偶尔也会为 DAO 提供资金,但实际上我有点看不惯这种复杂的资本形式。我认为在过去的五年里,已经有类似各种形式叙述,比如「因为 IC0 可以公平分发,所以 VC 正在消失。」现在我们有了 DAO,但 VC 仍然没有消失。因此,风险投资公司表明正在填补一些重要的利基市场,并提供许多不同市场中有价值的服务。如果你认为有了智能合约就不再需要 VC,很可能会错,那些成功的项目都曾与 VC 合作。这就是为什么 VC 已经存在了数百年,即使发明 Web3 世界的 DAO 组织,它依然能够生存。
C@S:我们看到 Dragonfly 参与了 BitDAO 的创立,你能否谈谈 BitDAO 的使命以及你决定加入的原因?  Haseeb:由于概念的主流化让我对 DAO 感到有点害怕。当加密货币中的任何东西成为主流时,保真度会变得非常低。DAO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DAO 的本意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,但如今大多数 DAO 都没有去中心化也不自治,其中很多甚至不是组织。现在任何具有多重签名和 Discord 频道的团体都对外宣称是 DAO,我认为大多数「DAO」最终会在周期结束时消失。话虽如此,但我认为 DAO 是一个很棒的概念。但是要创建一个真正能够自我维持、抗审查和自治的 DAO,还需要做很多工作。BitDAO 是目前现金流最大的 DAO 之一。一个复杂的 DAO 有大量的现金流和许多不同的计划,最终会被分解成很多 subDAO。另外,目前几乎所有大型 DAO(像 Uniswap 和 MakerDAO)拥有的大部分价值都以自己的原生 Token 形式存在,这相当于一家公司的尚未发行股票,而不是 DAO 国库的真正组成部分,而 BitDAO 拥有庞大的非 BIT 资产库。出于这个原因,BitDAO 是认真尝试建立一个真正有意义并拥有现金流的 DAO。我最后想说的是建立 DAO 比建立公司更难。在运营 DAO 时受到的限制比公司要多。公司可以更直接、更集中地处理业务。如果没有考虑这种权衡,那么可能不是构建真正的 DAO。几乎所有已成为 DAO(如 MakerDAO 或 Compound)的加密货币都是从中心化开始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去中心化。而现在这个逻辑已经反过来了,这对这些组织来说更像是一个缺点而不是一个优点。
C@S :你能和我们分享一些你操作过的最成功以及最遗憾的投资吗?Haseeb:我最初参与了 Avalanche 的种子轮投资,这是一项让我非常「感谢上帝」的投资。当时他们建造的目标与现在的 Avalanche 大不相同。那时还没有 C 链的愿景,也没有人认为 EVM 会在 2017 年重新火热。Avalanche 最初的愿景是创建一个新的共识协议,它将有很多其他区块链的子网。比如 BTC Avalanche,Zcash Avalanche 等等。我当时觉得太疯狂激进了,以至于我想试一试。至于问题的第二部分,我认为是放弃 Uniswap 的 A 轮投资。在 UNI Token 推出的那天让我陷入深度的灵魂拷问,但那次投资让我从中学到的很多经验。C@S:对 2022 年的 Web3 有什么大胆的预测吗?Haseeb:第一个大胆预测是 2022 年不会发生以太坊合并,并且发生合并时以太坊的市值将超过比特币。
C@S:假设一天中能给你额外增加 8 个小时,你会用这些时间做什么?Haseeb:如果我每天真的有额外 8 个小时,会花更多的时间在 Web3 编程,这可能是一个白日梦,但是能确定的是会有更多的会议时间。
C@S:最后一个问题:现在在 Web3 工作的最聪明的人是谁?  Haseeb: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。我认为是 @samczsun。 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ldongman.cn/hh/32593.html

作者: 谷雨财经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